学术队伍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第一届学术委员会会议记要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第一届学术委员会于2004年12月18日在西安成立。首届学术委员会聘请了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冯远,中国美协副主席、原中国美术馆馆长杨立舟,中国美协副主席、西安美院院长杨晓阳、中国书协副主席、西安交大教授钟明善先生担任顾问,萧云儒、程征、王宁宇、陈履生、安远远、皮道坚、赵农、沈奇、张渝、罗宁、刘星、李杰民、吴振锋、刘奇伟等十八位在艺术理论研究、美术评论及博物馆管理等方面颇有影响的专家、教授和学者组成。会议期间,委员们讨论了学术委员会的《章程》,对《章程》中关于委员会的宗旨、任务及工作程序等提出了修改意见。同时,会议以“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收藏与学术建设”为主题进行了研讨,委员们就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收藏方向、收藏重点、藏品质量的把握及学术建设等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李杰民(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副研究馆员)
     今天,我馆邀请各位专家、学者,组建我馆第一届学术委员会,并就我馆的收藏与学术建设听听各位委员的意见。目前,从国际美术馆的发展现状看,基本是由学术委员会、艺术委员会与管理机构互相支持的格局。要将美术博物馆的管理提高到一个科学的层面上来,就必须建立学术委员会,由学术委员对其收藏和学术研究方面的一系列问题提出科学的方案。因此,学术委员会的建立及其作用的发挥在美术博物馆的建设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这次会议请各位委员主要讨论两个问题;一是围绕《学术委员会章程》讨论稿,就学术委员会的工作任务及程序提出意见和建议。集大家所见,产生一个好章程,便于今后更好地开展工作;二是就本馆的收藏与学术建设广泛地发表意见,以便我们在收藏和学术建设方面更好地把握方向,加快步伐,提高品质。
     关于收藏,我一直认为这是美术博物馆最主要的基础工作。没有藏品的机构决不是博物馆。收藏既要有宽博的历史胸怀和文化意识,又要有高标准的具体运作。同时,收藏又必须根据美术博物馆所处的社会、经济、文化环境以及文化资源,有纲领、有重点、有特色、有计划地进行。鉴于我馆目前所处的环境和面对的文化资源,我馆的收藏是否应当以近现代和当代为重点。学术研究,是美术博物馆运行的重要推动力,也是美术博物馆学术品格、文化价值的重要体现,我馆的学术研究应当以自身的藏品、陈列和展览为基点,同时,关照当下创作状态,关注观众群体,提升人的精神品格。每一个美术博物馆都应当有自己的文化个性,通过个性的发挥来不断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且个性又是以自身的收藏和学术研究成果来拓展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馆学术委员会的成立和今天的讨论,将会进一步促进我馆文化个性的塑造与形成,提升我馆的社会影响力。
     杨晓阳:(中国美协副主席、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教授)
     关于收藏,我谈一点意见。美术博物馆的性质决定了没有一定藏量是不行的。陕西省是文化资源丰富的大省,要收藏的东西很多。比如周秦汉唐等历史上的,民间艺术方面的,延安时期革命文艺的,还有“文革”中“秦文美”创作组的,长安画派以及当代的。关键是经费,没有经费再好的项目也没用。经费少则有少的办法,可以集中利用。比如“延安时期”的版画,哪怕是印刷品,也赶快把它收成系统,“鲁艺时期”的苏军、刘旷、刘蒙天、古元这一批艺术家的东西。如果形成一个系统,也算做了一件事情。“长安画派”得不到原作,能否做个目录,起码在陕西能找到这些人的踪迹,现在还没有人来做。
     程征:(美术理论家、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美术博物馆与艺术家有天然联系,在感情、道义建立信任感很重要。陕西是文物大省很明确。美术馆在当代收藏上没有优势,他不光是美术馆的职能范畴,美院、画院、民间艺术家、个体、策划人都在关注现状,当代有很多的未知数,不确定性,你不是冲刺而是守阵地,近现代范畴是可以定,已经得到历史确定的一个范畴,横向看地域范畴,地域性放在西安,不可能把全国拿下来。实际上不是解决今天或明天问题,是关注昨天。今天和明天,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这是从西方博物馆得到的一些启示。
     陈履生:(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馆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从现状来看,它应该立足于美术这一点,它有展览功能,可以地域性为基本点,以近现代和当代为主体来收藏。从收藏近现代作品来说,你竞争不过国家馆,这里面一系列错综复杂的问题,中间的关系是店和客的关系,店大欺客,客大欺店。你这个馆做的很强大以后,你能吸收收藏、带动收藏,如果馆本身做不出特色,那么把收藏研究做上去很难。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既要立足于长安画派,立足于20世纪近现代陕西美术成就的基础上,又要扩大事业,把长安画派这个点放大,放大到陕西地域对中国美术的影响,这可能把以前局限于长安画派几个人进而扩展开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江苏省国画院包括钱松喦为代表的一批画家来陕西写生,你可以研究江南的传统笔墨和西北地域文化的结合,后来怎么产生了对现今都产生影响的新山水画法,这些具体研究,通过地域文化特点放大来做。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在做有分量的年度展的基础上开展收藏、展示研究。这样会有条理一些。
     王宁宇(美术理论家、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美术博物馆要收藏近现代主流的,包括民间美术,对社会有重大影响的近现代的西北美术。要是主流的集中代表,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先天历史作用要求我们不是比个性,而应是骨干馆。文化厅也要相应组建文化人类学博物馆,与社会主流博物馆区分开,把民间美术拿学术统一起来,就旅游、文化研究的作用不会次于美术博物馆。我想你所说的民间立场是与官方操纵的,受社会当下功利性驱使相区别的立场,独立的学术立场。但这是一个国立的博物馆,让它持民间立场表达上有很多困难。我们现在考虑的是既要有敏锐的头脑,历史头脑,宏观的思路,又要善于调动社会积极因素。我主张是能体现陕西近一百年主流文化的发展轨迹,脉络能完整体现出来的。在如何应对主流、分析主流和抓取主流的标本,这是要用独立的学术的眼光,而不是政府指定的或是金钱驱动的。
     刘星(陕西师范大学艺术系副教授、美术学博士)
     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章程提出了委员会要制定和审议收藏、研究重大课题,但由谁来完成执行。学术委员的义务应有以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的身份参与研究课题。我以为收藏应以中国近当代美术作为立足点,来突出陕西或西北地区近当代美术的收藏研究。艺术研究不是独立的东西,要反映中国时代大环境、大背景下美术的发展。光是立足西部还有局限性。
     沈奇(文艺理论家、陕西财经学院教授)
     收藏就我个人理解和文学界写文学史,编写作品集大概是一个理念。而我们都知道,编写本身是文学史另外一种书写形式。实际不在于你收藏什么,选什么,包括文学界,而是你的历史理念是什么样的一个理念。你为什么选它收藏它或不选它收藏它。这个定位问题,就是说所谓的立足本省、辐延西北、贯通历史、修复历史。我觉得美术博物馆首先在于修复。尤其在我们这样百年忧患、动荡、折腾到今天大概修复成为第一位的功能,还谈不上建设。你能把“收容队”的工作做好,把过去被整乱的历史拨乱反正,然后把完全颠倒黑白,完全缺损的历史修复起来,已经是了不得的历史功绩。陕西不管在艺术界、文学界长期以来存在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理论与批评相脱节,没有形成一个共谋的关系,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学术委员会要把这个功能弥补起来,形成一个与创作共谋的关系,一个理论家或批评家一辈子应有立论,有几个观点被他人所引用,经过你的理论批评推出几个人来。美术博物馆作为一个阵地,对潜在的,将来有可能进入艺术史、改写艺术史的当代活跃的艺术家们,通过咱们这样一个平台推出去。
     安远远(美术理论家、中国文化部艺术司美术处副处长)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优势是建立在中国文化基础深厚的城市。一开始就明确是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我们很多还是经过从展馆、画廊向美术馆转型的过程。就我的一些经验来讲,这个学术委员会更多的是在顾问和咨询的意义上,是集社会各方面有识之士对这个馆的建设发表谏言、建议,在一些“务虚”的层面上进行推广,让大家认识到我们馆在当代社会中的一种作用,把它的公共性、服务性,对美术界,对整个社会做的更好,是它的宗旨。在这个艺术委员会之下应该还有一个可以实际操作的机构。比如收藏委员会,它包括鉴定、收藏的目的、学术研究的方向。另外还有一种学术委员会负责展览策划、服务与管理和公共教育,这可能是更主要的。
     张渝(美术评论家)
     最近我在琢磨几个词:恢复、涌入、回读,恢复不是复古,是恢复生命深层中去。艺术家本身的博物馆意识非常重,美术博物馆这个平台可以为比较优秀的艺术家做免费展览,进而进行收藏。日常运作按市场化运作收费展出,并不过多的接触你,以维护自己的学术形象,分成这样两类,把气氛烘托起来后,对艺术家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美术博物馆要举办讲坛邀请各地名家做系列讲座,类似百家讲坛、人文讲坛,象钟老师说的,对近一百年的书法进行疏理,办一个不仅是限制在陕西地域的,只要有深入的学术点就可以做,对提高美术馆知名度、信誉度都有帮助,那样效果也好。利用资源优势来满足公共需要,这些是目前急需做的。美术博物馆馆刊出版频率再快些,摆到书店去卖,其实也是一个宣传。
     钟明善(中国书协副主席、西安交大人文学院教授)
    我深有感慨,美术博物馆能成立不容易,能开门不容易,前进一步更不容易,是在夹缝中生存。论博物馆,全省很多地方都有博物馆,论收藏,仅西安美院一家绘画收藏就相当丰富,所以我想美术博物馆定位到底在哪?不要光是一个时代,我觉得应是近现代包括当代的,研究近百年的东西,在抢救、收藏上还能找到一些东西,但也不排斥其他的东西,只要是好的、便宜的、有传世价值的都可以做。眼界放宽一点,美术馆经费太少,进入商品经济靠社会捐赠也很难,条件多,国外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整个社会文化品位到一定程度,会有人无偿捐赠,目前国内很难达到。只有这个馆品位上去了,条件相对能低一些。收藏要多渠道,能买就买,有捐赠就感谢他,发收藏证书,长安画派以及西北地区的大家能捐的很多,我可以以你的名字命名一个馆或在展示区域标示捐赠者姓名。另外不排斥民间艺术,有好的也收,关键在于把民间艺术的文化内涵发掘出来,比如,安塞、户县农民画、剪纸中有牛肚子里画个小牛,甲骨文里有大象肚子里有小象,偶然么?恐怕不那么简单。中华民族文化的内涵这种垂直传递下来不是在文人、知识分子和官僚这儿,是在老百姓那儿。象西方的毕加索他们的思维同我们农民有什么区别呢?只是有人写文章评论他们,所以我说民间艺术不要丢。另外采取一种方法,艺术馆藏品多,我发挥作用,借展,把死宝变成活宝。再就是我有一个建议,学术委员会应把鉴定的专家吸取几个进来,我们自己没有,请人家的。象故宫的徐邦达、杨成斌、单国强,南京的肖平等等,把这些专家请进来。三是运作问题,运作好了美术博物馆会很热闹。还要向北京、上海学,上海博物馆收藏《淳化阁帖》时,上海市的领导讲“这个是了不起的,要叫小保姆都知道”,什么叫家喻户晓,咱缺这个劲,包括新闻媒体,包括领导都缺这个意识。
     罗宁(美术理论家、陕西省中国画院副院长、副研究员)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必须定位在西北美术的前沿阵地,一定要朝这个目标发展,展览还是要策划的,还是两套班子,一个是我们馆自己举办的展览,一个是社会上平时工作性展览,关键是要有长期陈列展览,陕西做旅游项目、教育下一代或者来参观有东西看,这还不到位。我们展览谈到国画、书法太多了,有些狭窄,美术博物馆应解放思想,象现代艺术、装置、雕塑包括现代儿童美术状况,现在年轻人最新的东西,展览可以再丰富一点。说收藏,无非是三点,一是借展览优势进行收藏;二是以研究对象进行收藏,要因地制宜,经费不足,要把钱用在刀刃上,特别是谈到长安画派的研究,要抓紧时间协商收藏,可以建馆中馆,定向收藏,制定相应办法;第三是研究,《美术博物馆》办的非常好,一定要继续办好,财力有限,一定要跟收藏结合,建立图库一定是你馆里的收藏,是你研究的对象,利用有形和无形资产以及你的权威性来有重点的研究一些图册和做收藏。
      秦天行(陕西省文化厅厅长)
     首先欢迎各位专家在年终非常繁忙的情况下,从各地赶来开这个会。这不仅是对美术博物馆的支持,也是对陕西文化工作的关心和支持,我表示忠心的欢迎。刚才我听了几位谈的确实有水平,有见解。不仅对美术博物馆当前工作,而且对今后工作长远发展建设都有很强的指导性,美术博物馆把意见汇总一下,看怎么把我们的事情做好。我是感到陕西是一个文化大省,蕴藏非常丰富,它又是一个穷省,这是当前最主要的矛盾。目前,怎样立足实际吸纳各位专家学者领导的建议,从实际出发把我们下一步工作做好。
     李杰民(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副研究馆员)
     这次会议达到了三个目的,一是把学术委员会建立起来,然后一边工作一边完善;二是利用这个机会听取各位专家对我馆收藏和学术研究的意见,以便我们对前几年工作进行校正和对下一步工作给予指导;三是多年来各位专家对美术博物馆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我们邀请大家来聚一聚,以感谢各位多年的扶携。会议开的很好,收获比我们预料的要大的多。学术委员会的成立是美术博物馆学术建设的一个重要步骤,将会在我馆的建设与发展中发挥巨大的作用。会上,各位专家讨论得很深入,看得很远,我们在委员们的讨论中受到了很大的启迪,中国有句老话,“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会把委员们的意见逐条整理,把各位的智慧汇集到我们的工作中去。几年来,我们始终以功能建设为中心,在收藏上采取了多种形式,如广泛征集,以展促藏,动员艺术家们捐献等,收藏了很多优秀美术作品,同时也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学术研讨活动,如策划展览,举办研讨会,出版了馆刊《美术博物馆》。举办了近百次展览;固定陈列也通过调整充实,逐步趋于合理。等等这些,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但远远不够。我们的目标,是要创建一个中国西部的一流美术博物馆,创建一个设施先进、功能齐全、管理一流、个性突出的全国知名美术博物馆,这个目标虽然还很遥远,还要走很长的路,但我们已经迈开了第一步,当然,还需要付出艰辛努力。我们相信,有各位委员们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信心百倍。对于各位委员们的关心和支持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在新年来临之际,祝各位节日快乐、身体健康,阖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