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资讯

阅尽人间春色——钱松喦画展

      1959年,60岁的钱松喦先生生平第一次远游。这位世代生活在江南、看惯“锡山烟雨”的老画师,2月准备去缅甸访问,后因缅甸政局变动未能成行,却第一次跨过长江和黄河,到了北京。4月至5月,他又去塞上旅行,经南口、居庸关、八达岭、官厅水库,至山西大同长女处。这一次的北方之行,钱松喦先生创作了《古塞驼铃》、《云冈道中》、《武州河上》、《北海之春》、《石料厂》、《颐和园一角》等四十余幅作品,累积画稿百余件。他还吟诗 “看惯江南淡淡山,初来朔北一开颜,连峰大漠入奇赏,遍塞繁花迎晓丹”(《塞上吟》),表达了此行的感受。
      几个月之后,1960年的3月,江苏省国画院正式成立,钱松喦先生被委任为副院长,举家迁居南京。6月,他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文教群英会,并做了《画到老,学到老》的发言。9月至12月,钱松喦先生参加了“江苏省国画工作团”,与傅抱石、余彤甫、丁士青、张晋、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12人,先后访问了洛阳、龙门、三门峡、西安、延安、华山等地,行程二万三千里。创作了《龙门石窟》、《三门峡》、《三门峡禹王庙》、《陕北江南》、《黄陵柏》、《紫云胜境》、《延安颂》、《毛主席种过的地》、《华山北峰》、《秦岭新城》等作品。此行对于钱松喦先生的重要性在于——开阔了眼界,扩大了题材,并创作了一系列足以影响到20世纪中期以来山水画发展的重要作品。
      从新中国美术史和钱松喦先生艺术道路的全过程的角度来看,1958年钱松喦先生创作的《芙蓉湖上》,不仅标志着他的山水画进入到一个新的时期,还因为这件作品参加了在莫斯科举办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览会”,奠定了他在表现太湖沿岸山水风情方面成就的基础。在围绕无锡、苏州的以太湖为主题的山水画之中,钱松喦先生以其独特的笔墨表现了现实中太湖的变化以及太湖美的特色,成为20世纪50年代初期改造传统山水画的杰出代表之一。显然,这样的成就的基础正对应了同属于这一地区的明代的“吴门画派”和清代的“四王”。钱松喦先生的艺术成就一方面反映了在传统基础上的推陈出新,另一方面表现出了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在这一历史背景中,钱松喦先生的西北行旅所表现出的意义,则是把江南的笔墨运用的西北的山水之中,这种变化因为题材的原因显现了画家的多方面才能,同时,也显现了生活对于艺术创作的影响。
      只有“阅尽人间春色”,才能领略“江山如此多娇”。钱松喦先生的西北之行,特别是在延安的亲身感受之中,挖掘了延安这一革命圣地题材的现实意义,“延川沮水绾群岚,处处良田绿意酣。行尽山沟千万曲,谁知陕北有江南”。(《陕北江南》)在钱松喦先生此后一系列关于延安的创作中,他把许多江南的景色移植到以宝塔山和延河大桥为特征的“延安”题材的作品中,表现了西北和革命圣地在新中国的变化。另一方面,他也把长城和泰山松作为自己常画的题材,表明了他的创作与北方地域文化的关系。在这一题材的变化之中,钱松喦先生原来属于江南的阴柔风格,转向了兼有北地的浑厚风格。而这种风格的变化正吻合了时代的要求,因此,钱松喦先生获得了他应有的社会地位,同时也影响了他那个时代山水画的创作,并成为研究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山水画发展的一个重要的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