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展关注

刺桐花香 ——我画惠安女 罗宁

刺桐花香 ——我画惠安女 罗宁

刺  桐  花  香

——我画惠安女

      20多年前,我看见惠安女图片及影像资料就被吸引住了,她们虽然同属汉族,但服饰和神采却那样独特,我便情不自禁地将她们描绘于纸上。
      那时,我没有条件去闽南亲眼目睹惠女,只是出于一种印象和热爱,饶兴趣去画着题为《闽南女》和《年年有余》的小品。10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朋友带到广东汕头开笔会,当地有一藏家要看我所带作品,里面也有一幅闽南女题材的画作,我想这下完了,遇上当地在海边生活的内行了。但我万万没想到,他竟只挑选了那幅惠女题材的作品买走。其实,在不熟悉生活情况下,我笔下的惠女漏洞百出,耳朵露出了头巾还戴着耳环,挑筐子的扁担根本没有在位置上……

      终于在2013年,我有一次去福州美术馆出席《对话兵马俑——欧盟与中国雕塑家作品提名展》活动的机会,期间主人抽出一天带我们去惠安采风,我高兴得心花怒放,可天公偏不作美,到了惠安县小岞镇,大雨倾盆,我们只是在海边照了几艘有“惠渔”字号的渔船,以及渔村为“过鬼节”忙碌的个别惠女,感觉没有尽兴。当晚下榻泉州宾馆,计划次日上午返回福州,但清早起床我见天气放晴,便当即决定重返惠女所在的大岞村一看。果然这次受益匪浅,在仅有的几个小时里,目睹了惠女勤劳多彩的画卷!因为大雨淹没了大面积的红薯,他们挽着裤腿在水中抢收,一担一担将露在地面的红薯艰难的挑出水地攀上河堤;一排渔船靠岸了,船上和岸边紧张的劳作场面更是让我感到无比新鲜,那次,我根本没有坐下来画速写的时间,只能用相机记录!但这也是我内心着实感动的一次……

      回到西安兴奋未减,我在工作之余画了多幅惠女劳作题材作品,每有同行朋友赞许鼓励,我都将此归功于那次短暂的泉州之行。到2015年我的画作在南方几城巡展之时,惠女已在我的作品中占有一定比例。
      随着一带一路的升温,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越来越被关注,古代刺桐(今日泉州)的名字再次被中外学者叫响,而惠安女作为泉州的文化符号之一,也愈发受到青睐,惠安女远远不是一道风景,它是一种精神!

      于是,长期生活在陆上丝绸之路起点长安的我,就有一种再次到泉州惠安采风的欲望!没料到,2016年春在西安泉州商会安排下,我在惠安崇武镇大岞村生活写生一周,我喜爱的惠女在渔村码头、街头小巷到处可见,她们或下海、或补网、或驾车、或经营。除平时那身特色服饰的年长惠女外,我还画到了很多着此装的青年惠女(这是上次在劳动场面中没有看到的),朋友告诉我,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不穿这服装了,我说这多么遗憾呀!因为色彩斑斓的头巾在海风中飘动,古老部落的精美银束,约束着她们柔软的腰肢,这一切,都会撩动起生命中原真的美丽!
      后来我听说了惠女着装的几句顺口溜:“封建头,民主腰,节俭衣,浪费裤。”即头包得太严了,肚脐眼却露着;上衣很短而裤子却很宽大,而这对立统一就是独特而美丽的惠安女!

      此间,惠安县的有关领导、企业家、朋友对我画惠女非常支持,他们也为惠女而自豪。该县人大一领导对我说,惠女的头巾和帽子是为了防风防晒而保持美丽的脸庞,上衣短是为了在劳作时弯腰方便,而宽大的裤子是为了在水中作业时挽裤腿方便。惠女的头巾和上衣是蓝色的,象征着蓝天和大海。
      此次我以崇武镇大岞村为重点,画大小写生30余幅。这是我首次真正意义上面对着惠安女现场作画,时间虽然不长但收获颇丰。我还收集了不少有关惠女的文集资料,图片画册,考察崇武古城,观赏惠女演出,立体的感受到了在闽南文化哺育下惠安女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文化组成部分的独特魅力。
      如果刺桐是一束芬香馥郁的花朵,那惠女就是其花蕊或花瓣。对惠安女题材作品的深度挖掘表现仍是我今后创作的重要课题。

罗  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