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预告

展览预告|辛丑墨事——当代水墨六人展

辛丑墨事——当代水墨六人展

展览时间:2022年8月13日——2022年8月28日

开幕时间:2022年8月13日(周六)上午10:30

展览地点: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主办单位:陕西省美术博物馆
承办单位:孚链艺统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单位:北京国博文物鉴定中心   烟台美术馆
              北京孚蕴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前  言
王鲁湘


      把这六个当代水墨画家凑到一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六个人,画风不同,师承不同,题材不同,五个人物画家,一个花鸟画家,搁一块儿做展览,要取一个通常意义上的主题性标题,还真犯难。否定了几个标题后,保留了这个,看似平常,也还有些说道。

      首先,这是一个在农历辛丑年举办的水墨画展览。我可以自信地说,因为这六个画家的聚首,他们单个乘以六的学术份量,已足以构成本年度的一个美术事件。换句话说,这是辛丑年一个事件级的水墨画展,所以叫《辛丑墨事》。以干支纪年冠名,是以显示隆重。

      其二,辛丑年不是寻常年,历史上的辛丑年都有大事发生,今年可能也不例外。但愿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如果一定有大事发生,我寄希望于我们这件“辛丑墨事”能够对冲它,而成为辛丑年唯一的大事,让我们祈祷。

      其三,我觉得“辛丑”二字如果不从干支解读而纯从字面理解,则非常吻合几位参展画家的水墨情调。田黎明除外的五位画家,其作品如以世俗审美之眼视之,真是既辛又丑。辛者,五味之一,是五味中具有强烈刺激性的味道,其引发的感受是不适,排斥,所以有辛辣、苦辛、辛酸等词语并用。但深刻的味觉又确实离不开辛味的参与,所有高等级的审美感觉(不管是通过什么感官)一定是“含辛茹苦”的,所有成熟的艺术感知能力,其实都以对辛味的包容和接受程度为标准。几位参展画家如果说有何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绘画中都弥漫着一股辛味!辛苦、辛酸、辛辣,当然还有辛勤。田黎明看上去很淡泊宁静,那表象的背后,骨子单还是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辛味;姚大伍的花鸟世界也是如此;张江舟“倩女离魂”的当代都市少女群像,袁武笔下的像发黄的旧照片上的历史枭雄,刘进安魅影幢幢几无面目的芸芸众生,邢庆仁安息劳作并匍伏于黄土地的饮食男女,无不透着浓重的辛味。

      其四,关于“审丑”。自现代艺术以来,艺术创造基于“审丑”而非“审美”,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谓“审美”,实质上是依据古典传统艺术形成的感知觉和谐来创造和接受感知觉对象。如果破坏或逸出了这种感知觉和谐,就会被判断为“丑”。事实上,人类因文化的不同,个体的不同,这种所谓的“感知觉和谐”是很不相同的;而且,人类也在不断地突破这种和谐的“低阈”,而挑战感知觉的极限。广义的审美,其实就是狭义的“审丑”不断挑衅和突破狭义的“审美”而走向更高阈值的感知觉和谐的过程。昨天的“审丑”对象,今天不过是“审美”的通常阈值而已;而今天视为“审丑”对象的东西,在明天则不过是一道通俗的“审美”风景。所谓“惊也骇俗”其实就是惊骇了世俗,而世俗,永远只能充当人类审美感知觉和谐的“低阈”,“高阈”则永远是先锋性和前卫性的,当它们出现时,必然是“丑”的,惊世骇俗的。几位参展水墨画家,似乎都经历了一个由美到丑的过程,他们突破了世俗的审美阈值,咬破过去美术教育结的厚茧,像“怪物”一样出现在中国当代水墨画界,引发了持续的“审美骚乱”。世人不能接受的,除了他们某些绘画题材和主题,还有其水墨语言的狂、怪、生、拙、黑、乱。当然,他们受到关注,甚至近年来成为追捧的艺术家,也是因为他们的先锋性和前卫性,他们刷新了人们对水墨画的感知觉和谐的“阈值”。

      其五,几位参展艺术家是当今中国水墨画领域难得的坚持在精神和语言两个向度既维系同传统的关联,又勇敢突破传统樊篱的人,他们并没有采取颠覆的咨态和反叛的策略,但他们又尽可能地以学院精英的立场将算前卫性和先锋性做到当下审美阈值的极限,这个极限从精神上是“辛”,从语言上是“丑”,从载体上是“墨”,从美术史上是“事”,是可以言说的“辛丑墨事”。

      以上五条,是我对于这次展览命名的思考。

 

作品图片

 

田黎明    汽车时代    69cmx48cm    2004年

田黎明    都市   69cmx46cm   2007年

田黎明    课堂习作    139cmx69cm    2003年

刘进安   二日    248cmx173cm    2021年

刘进安   混沌   259cmx247cm   2021年

刘进安    男女    240cm×200cm   2020年

 

袁武   章太炎   34cm×54cm   2016年

袁武   张謇   34cm×54cm    2016年

袁武    梁启超    34cm×54cm    2016年

邢庆仁  大河上下   335cmx283cm  2008年

邢庆仁  风灵   183cmx145cm  2012年

邢庆仁  桥头    240cmx200cm    2021年

张江舟   不该放弃的抚慰    200cmx400cm    2021年

张江舟    风语    200cmx200cm   2021年

张江舟  相约    200cmx400cm   2021年

姚大伍  黄河河套   200cmx200cm   2021年

姚大伍  镜像   200cmx200cm   2019年

姚大伍  梅与荷  200cmx200cm  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