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活动

“长安三部曲”展览总结座谈会纪要

时间:2022年6月2日(星期四)下午2:30
地点: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二楼学术报告厅
主持:王潇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

座谈会现场

 

      主持人王潇(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尊敬的高厅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长安三部曲”展览总结座谈会现在开始。首先,对各位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欢迎。

      关于“长安三部曲”展览我作一个简要的引言:《在长安--陕西中国画十二家作品展》、《回长安--中国美术馆藏陕西作品精选展》《出长安----陕西中国画作品巡展》“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是在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支持指导下,由我馆前任馆长邢庆仁带领团队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酝酿策划,2021年3月正式展出,2022年4月实施完成,历时二年有余。
      展览背景:为全面落实总书记两次来陕考察重要讲话精神,以及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和长安画派进京展60周年之际,我馆策划了“长安三部曲”展览,旨在系统梳理新中国建立以来陕西画坛的中国画艺术成就,在思考和启迪中回顾历史、总结经验,立足当下、变革创新,展望未来、再创辉煌。
      今年5月份,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讲话》”深刻论述了文艺和人民群众、文艺和革命斗争、文艺和社会生活的关系。新时期,我们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把握民族复兴的时代主题,坚持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持聚力文艺精品创作生产,培养造就更多德艺双馨的文艺大家。
      为此,高阳厅长多次强调“长安三部曲”展览的重要意义。今天,我们举行“长安三部曲”展览总结座谈会,通过对展览策划、学术定位、规模规格、形式框架、组织结构到具体的工作环节以及展示、推广、交流研究、公教等方面所取得的成效,挖掘《三部曲》展览所具有的学术价值、历史功绩。
下面先请“长安三部曲”展览总策展人邢庆仁介绍展览情况。

     邢庆仁:参加这个活动意义很重要。“长安三部曲”是我在美术博物馆工作期间,与班子成员及全体工作人员共同努力下完成的。
     我觉得做一个展览跟画家创作一件作品还不大一样,画家创作是在作品里面寻找自己的生活和曾经的过往,展览要从策展人的角度寻找画家如何思考艺术,思考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生活这样一个关系。当然我们都是搞美术创作的,我觉得画家在创作中寻找自己的生活这一点是没错的,如果要把艺术家的生活过地像一件作品,我觉得显然不可以,如这样进行艺术创作肯定是一塌糊涂。
      “长安三部曲”这三个展览,今天看来是十分重要的一项展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同时编撰了《长安画派·五卷本》这里我要提的《长安画派·五卷本》是新中国美术史上第一次给一个画派做系列丛书研究长安画派。这本书的出版发行是60年以后为了纪念长安画家向长安画派致敬,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展示。今天讨论“长安三部曲”,不能忽略了《长安画派·五卷本》。
     王潇:下面我们请陕西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厅长高阳讲话。

      高阳: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在这里与各位艺术家,以及长安画派在座的教授、老先生一起座谈。大家都是新时代的代表人物,我们在这里共同总结、回顾“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借这个机会我谈三点感受:第一,我们要以强烈的政治使命感重视长安画派。习近平总书记讲,文艺是时代的号角。长安画派是引领时代的,在吹响时代号角上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一定要站在这样的高度认识长安画派,爱护长安画派,重视长安画派这个优秀的团队。第二,我们要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推动长安画派在新时代取得新成就。长安画派创派艺术家主要是六位,今天包括在座的各位仍在不断的增加,后继队伍也在不断壮大,我希望能够再出新人,再出力作,再塑形象。第三,要广泛宣传长安画派,为长安画派推新人,出新作,打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发展的基础。一是运用新媒体。利用美术馆、展览馆进行展览,这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同时还要有更多的途径,那就是要运用新媒体,线上线下同时宣传推介。另一方面,像“长安三部曲”展览这样有价值、有影响力的品牌活动我们还要不断推出,为艺术家打造更多宣传推广的平台,让大家名气更大、影响力更大。   
     王潇:下面请与会嘉宾就展览的社会影响和学术评价,包括存在的不足、未来的期望等各方面进行交流发言。

     崔振宽:参加这个座谈会很高兴。“长安三部曲”展览经过很长时间的准备,在全国举办了巡展,借助于展览的形式扩大影响,让观众看到长安画派当年几位大师的原作。经过60年,现在再重新看它,会起到一个很好的作用。美术在陕西的影响,现在还是非常大的,在新时期的美术思潮中,陕西美术都是走在全国前面的,虽然一度有点落后,但是后来,陕西国画院,包括文化厅组织国画院展览,影响都非常大,所以我觉得这次通过“长安三部曲”展览进一步起到了繁荣陕西美术的作用。
     长安画派几位创派艺术家赵望云、石鲁等,从画派的角度来说当时在全国影响是非常大的,相比较于新金陵画派,或者是岭南画派而言,客观来看待,我觉得长安画派影响则更大一些,长安画派创派画家的作品影响也更大。我觉得这次系列展览活动非常好,应该继续做下去。

     程征:“长安三部曲”展览是一个大手笔,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仍以顽强的精神去实施,并且获得非常大的成功。南京巡展我去了,南京的研讨会是我主持的,非常感慨。南京国画界主要的艺术家、领导和理论家许多都参加了,都有非常深入的发言。值得骄傲的是我们的前辈赵望云、石鲁那一辈奠定的基础,还有这次参展的画家及更年轻的。南京朋友对长安画派画家如数家珍,对长安画坛的发展历史像讲他们自己家谱一样熟悉,他们对我们每位画家的情况如此熟悉让我感到惊讶,他们为什么这么关注长安画派和陕西画坛,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感到了压力,为什么?因为新金陵画派和长安画派是一种血缘关系,兄弟情。对于他们的重视,我们既感到光荣激奋,又有一点忧患意识。因为第二代头发都白了,身体也出现了状况,所以我们第三代担子更重,这个接力棒必须传下去。
     是《长安三部曲》这个活动,把这个气脉像接力棒一棒一棒传下去。我们历史是辉煌的,续写历史的担子也是很重的。

     郭全忠:“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是非常有意义的画展,很成功。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在当下,很可能是未来才认识到。刚才程征先生总结的时候更多是从史的角度谈,我想回到论的角度思考问题。
     我们处在一个从传统往现代转型的时代,这个时代画家们在艺术观念上要有一个质的深化,要出现新的,不同于传统的,对后期有影响的。长远影响的这些艺术家和他的作品,有艺术思想,有崭新的艺术理论做支撑。所以从理论的角度思考问题,长安画派的意义就非凡了。第二个是改革开放,西方很多优秀艺术冲进来了,我最关注的问题就是画家在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什么是画?艺术是干啥的?我想从理论角度概述这个,我们面对的历史条件不一样,假定我们在历史上也有自己的努力,我们这一代人,这30多年来这些画家面临的背景和对艺术的思考,与作品体现的艺术思想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长安三部曲》这样的展览很重要,它涵盖了中国美术70年来的演变,当然重点是长安画派的发展,这是陕西省的大事、我们的总结应该再扩大一下,更认真一点,这是我的想法。

      张振学:祝贺“长安三部曲”这个系列展览圆满成功。省美术博物馆能够做到这样,我是很高兴的,做到点子上了,我期待新一任王潇馆长能够有更多的作为,把美术博物馆馆事业轰轰烈烈干下去。陕西美术靠谁?就靠挑梁的人把这些搞好。从历史来说,像赵望云先生,他是孙中山的追随者,他是民主革命的先锋,他在艺术上的成就是辉煌的。我是画画的,我受影响最大的是石鲁。那时候我在书院门上学,才十几岁,每一个礼拜5分钱的电影票都不买,成天跑到北大街美协院子里看他们画画,当然太小了,看不懂。可是我学他们的精神,他们艺术的影响一直在我心里翻腾着。不管哪一门艺术,第一是大家,大家就是用心的、用意的,到了一定的高度的。第二就是蹩脚的画家,就是画不到相上。最好的是天才画家,石鲁就是天才画家。难得在陕西出了个石鲁,在全国有这么大的影响,我都这么大年龄了,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石鲁。尽管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我仍然经常被石鲁的精神所感动。
     郭全忠:我插一句,后印象派相对前印象派的区别就在于更强调作者对生活的表现,我希望长安画派以石鲁、赵望云为首,后期的人被定为后长安画派我认为比较确切一些。

     朱尽晖:“回长安、在长安、出长安”这个长安系列展览是当代陕西画坛一个重要的命题,由邢庆仁及众多的艺术家参与,反映了陕西老中青三代艺术家的创作和理念。

     这一批作品在全国画坛,在北京的展览中,在陕西的汇报中,对大家都有不同方面的启示。我想作为陕西的美术创作力量,在全国有这样的品牌和彰显,为我们未来前仆后继的艺术人才也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案例。陕西美术走出去,艺术家走出去,如何把对中国美术的精神,特别是写意的精神和个人的审美追求结合在一起,抒发在这个时代对人民的回报,我想这是这个展览的重大意义。
     特别感谢省文旅厅高阳厅长对这个活动给予的大力支持,我想我们陕西文化人、美术人应该把我们各自的艺术成就、艺术见解融入中国美术的发展,贡献陕西艺术家的力量,这也是我们未来的期待。

      杨光利:“长安三部曲”展览,没有想到搞得规模这么大,影响这么大,搞得让人忘不了长安画派,忘不了后长安画派的诸位先生。在陕西美术乃至全国美术史上,或者全国美术展览史上,我认为是有突破性的,有纪念意义的,不仅展示了长安画派和后长安画派,也呈现了从反映到表现的转化,几代人努力的新的图像,真诚的探索、表现。长安画派在陕西的文化史上绝非是可有可无的,是非常重要的。这次省文旅厅支持,包括陕西财政上也给了支持,这在陕西美术史上是少见的,这是组合拳,是一个工程。在实施的过程中有两点没有想到,一个是疫情,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二年多时间,前前后后请回来走出去,特别是把作品借回来,很有意义。二是长安画派五卷的发行,也是很好的,把黄胄先生加进去了,从理论梳理,用图文阐述,这个意义就更重要。因为视觉艺术就是图式记录,有视觉能力,有思维能力就有图像记忆。“长安三部曲”展览到了今天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句号。

     石丹:美术作品是要以展览的形式扩大社会影响 ,所以展览本身也是美术作品延伸的一个创作方式。 
     在上世纪60年代,陕西比较穷,没有多少资金,当时石鲁先生他们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是由中国美协出的钱,那个时候,实际上谁也没有想到要把这个画展做成一个轰轰烈烈的,多么轰动的事情,只不过大家有这么一个机会去做这么一个交流,正是有了这个机会,最后才有了长安画派。
     我也表达一下对这个展览的感受。首先我认为《长安三部曲》三个系列活动是一个很有新意的策划。是我们陕西美术界一个重大活动。这个系列展览的确把我们陕西美术几十年来的情况做了一番梳理,提供给我们实践者一个指导。我们作为实践者也一直在遵循着长安画派的艺术伸向传统,艺术伸向生活的宗旨,还有黄土画派的艺术为人民的精神。我们在自己的实践之中遵循着前辈们的学术思想,按照前辈们的脚印来走,走到哪儿是一回事,我们觉得按照这个路子走心里面是踏实的。感谢黄土画派,感谢长安画派的先贤们给我们做出这么一个榜样,我们应该沿着这个路子继续往下走,希望我们的后辈也沿着这个路子往下走,对陕西美术有一个更大的贡献。

     张渝:我们在总结《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的时候,也应该在传播学上研究一下,包括长安画派名字是怎么起来的。第二点,我们在谈长安画派影响的时候,说了多少年,但是这个影响究竟是哪一方面?我觉得长安画派是在中国绘画史上近100年来真正的让中国绘画发生了结构性的转变,它改变了中国绘画的文化结构,这种结构性的影响实际上在长安画派之前是不存在的。各种画派都有影响,但有的是点,有的是线,有的是面,只有长安画派是发生了文化结构转变的。另一方面,我们通过这次《长安三部曲》的总结,其实不是为了画圈做一个闭环,最终还是要走出去,最终“三部曲”的落脚点是“出长安”,出长安怎么出?我写过一篇文章,就是出人才、出作品,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在文化制高点上,必须有一定的高度。如果不具备文化高度,不管在哪儿都是在低处,这一点是很可怕的。如何形成自己的文化高地,这是《长安三部曲》给我们留下的话题,留下的空间。我希望以后在做展览、策展的时候,一定要加强展览的策划和传播,实际上陕西这么多年的展览,我觉得在策划上、传播上相比在创作上落后了很多,创作走在前面,策划和传播走在了后面,但是策划和传播在我看来是同等重要的。

     刘西洁:通过今天这个总结座谈会,对于我们来说,不管是第三代画家,还是后长安画派,我们都非常受教。
     我有一个感觉,实际现在大家谈长安的文化也好,长安画派也好,我觉得大的历史背景决定了这块地方一定会发生这么一件事情。长安画派我认为是自然发生的,因为新中国的成立,不管是刚刚程征老师说的1942年赵望云来西安,还是石鲁先生从四川到延安,从延安走来。我们的艺术应该关注什么?新文化运动,新民主主义时期的改良主义,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社会主义建设所需要的美术创作成就了这些,在土地上成就了整个新艺术景象,不光是在长安,实际当时在全国的范围内都是轰轰烈烈的。长安画派为什么有内在的精神?我认为我们这边更处在农耕社会向新社会的转型期出现的重要变化 ,非天人合一的诉求,而是人改造自然,改造自我,改造生命的要求作为艺术创作的诉求。尤其是郭老师和崔老师他们后来具有表现性的绘画。关于后长安画派和长安画派之间的说法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是我们在学术研究、理论探讨的一个概念,实际上长安画派就是长安画派。

     王保安:“长安三部曲”这个展览做的非常成功。在疫情当中又给我们注入了更多的文化元素。这个展览非常有价值的是在长安画派创派60年之后又把以展览形式做了一个回顾和梳理,特别是在人物的精选上,从60年前的长安画派进京到后来王西京搞的长安精神的展览,到现在的“长安三部曲”展览,我认为在每一个时期的节点上都有一些重要人把陕西的文化向全国进行展示,这个是在陕西的文化建设过程当中不能缺失的,应该铭记的,这些人都是建立在以学术为基础,以历史为己任,以陕西文化为担当的基础之上做事情,在什么时候提起来都是响当当的。
     一直在研究长安画派,应该有很多反思值得去思考。我们应该要总结一下经典的画家的作品,为什么能持续这么久,为什么热这么长时间还不冷,我们自己的作品能热多久,这个也是需要来总结的。总结的目的是为了承前启后,如何把未来陕西的文化和当下陕西的文化再推达到一个高峰,这是我们目前文化发展的目标。“长安三部曲”虽然结束了,但是也是新的开始,为今后陕西如何做出更有深度的文化推广打下坚实的基础。

     张小琴:对于展览的画家和作品的研究,当然需要再深入一步的事情,因为每一个大厦都是一块一块砖头垒起来的。展览中我的一件作品,这幅画现在藏在浙江美术馆,借回来以后挂在墙上思绪万千,前几天给人家又寄回去了。有时候就比较疑惑,一张画,从一张白纸开始到形成一张画,当然这张画又有这样的旅程,经过这次展览到广州、武汉、北京、西安,它还是我画的画吗?它意味着什么呢?我们秉承自己的艺术观念,思想的基础,我们接续的长安画派的传承,受到刘文西老师深入生活的影响,在我们心里就是一直要扎到生活当中。作为一个画家,在自己的作品上有对国画的理解,对于线条,色彩,甚至画面上角落里画了个小凳子,那是我母亲给我的翠绿色的凳子,这不是孤立的画和自己个人。就像这次展览,我们在展览当中看到的个人,看到的这这张20多年前的画,就比较清晰的认识到我们在长安文化坐标中自己的位置和自己应该做的,自己的画产生的精神的、思想的、生活的、社会的、时代的产物和个人的产物。对于个人,对于作品的研究以后可以再更加深入,相信每一位画家对自己的作品都有自己的想法。

      耿齐:我说三点感受。首先,就“长安三部曲”展览来说,历时三年时间,花了大量的精力办这个活动,对邢庆仁老师表示深深的致敬。第二,对长安画派老一辈先生和现在的老先生们致敬,是他们每个人像一座山峰一样才有了茫茫的秦岭、整个西北及陕西的艺术风尚。我也很荣幸出现在“出长安”展览中。这次展览留下的影音资料现在看不出实际意义,但是对将来研究长安画派肯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将来它的意义会更长远一些。长安画派一直坚守,坚守是什么,长安画派的创新性这几年才慢慢体会到它的深远意义。第三,在全国画风趋同的情况下,长安画派的坚守尤为重要。很多人以为长安画派风格是外露,其实当你在美术馆看作品的时候,它体现出的是一种深情的,是一颗真诚而踏实的心灵,满含深情,娓娓道来。通过这个展览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么一个感受,颠覆了我以前对长安画派整体的认识。现在这个时代艺术可以共融,文化可以共融,但情感不能共融,这是长安画派存在的重大意义,也是给我们的启示,通过这个展览可以慢慢的体会,加以消化和总结,来纠正我们的方向,时刻提醒我们的艺术大道是什么,该怎样坚守。
     崔振宽:在长安画派形成过程中间有几个画家说自己不是长安画派,这个好像最近几年谈到长安画派的过程中都提到,方济众先生说我不是长安画派,何海霞也说不是长安画派。我觉得应该把这个作为具体的资料进行研究一下,但是不要把这个作为对长安画派是否确立的一个怀疑的理由,我觉得自己承认不承认不重要,客观存在,你自己不承认,那是不由自己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一个画派形成,艺术的主张、艺术的理论或者实践决定你就是,客观上来说就是。历史上很多画派的画家也不是说要让本人同意,这个我觉得应该去研究,何海霞、方济众等他们也可能是谦虚,也可能有更长远的设想等等。

     蔡亚红:“长安三部曲”系列展不仅仅是简单的展览,在展览的同时推出了同名画册,不是简单的就是画册,在做画册的时候非常关注文献的收集和整理,有专访、评论、图片,也有老先生们的现场采访录像,都已经整理出来了。刚才崔振宽、郭全忠老师都提到展览结束后续的研究,后续的总结,我也向两位老师汇报一下去年我做了一个课题就是关于长安系列展,《从长安系列展的策划与实施探究新时代下文化铸魂,文化赋能的内涵与实践研究》,入围省文旅厅文化旅游研究课题,谢谢省美术博物馆给了我这个学习的机会。

     成文正:第一,我觉得省美博是有担当的,搞“长安三部曲”是挑起了重担,这个很了不起,省美博做了一件大事,值得陕西美术界、文化界所有的领导和作者尊重,他们这种责任感使我感动。第二,我说一下省美协。美协对陕西美术事业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陕西美术的发展靠谁,在当年美协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石鲁先生不光是一个画家,他是一个很伟大的,很有责任感的领导人。他在美协当领导时条件很差,当时展览就在走廊里面,有很多画就在走廊挂着。但是石鲁先生就是坚持搞展览,一个展览接一个展览,我当时特别感动,实际上我们那一代人就是在美协的扶持下成长起来的。长安画派不但自己创作,而且带动全省的创作,培养了无数的美术工作者。
     陕西的文化真了不起,长安画派确实是好东西太多了,需要在西安有一个展览馆。人家到西安除了看文物就是看长安画派,长安画派在哪儿?没有一个长安画派的美术馆,我觉得这是我们陕西的一个损失,下一步能不能在陕西搞一个长安画派的陈列馆。我希望我们在世的时候能看到长安画派展览馆的建立。

     孟祥国:《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我不是直接参与者,但我是见证者。今天的总结座谈会让我感触很深。《长安三部曲》我看了以后才知道美可以穿透人心,可以连接人心,从画面语言、美术语言能给人传递非常多的信息,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说的正能量。
     近期习总书记反复强调要增强国际话语权,通俗的讲就是要讲好中国故事,陕西是要讲好陕西故事。《长安三部曲》系列展览是一个非常好的形式,对于讲好陕西故事,让全中国人民,甚至让全世界人民了解陕西都是非常重要的。刚才郭老师讲到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还有创新、发展、提升,要有自己新的表达形式。我觉得重点是立足本土,以人为本。各位艺术家,各位老师可能感受比较深,如果离开了大地,离开了人民,离开了陕西这片沃土,有些东西出来的确还是很轻薄,不厚实。
     今天这个会不只是个总结会,也是一个给陕西美术创作的把脉会,为我们出了一个很好的思路,使我们眼界和思维都放开了很多。下一步我们还要继续对《长安三部曲》深入总结,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提炼、升华,形成一些可操作的经验,为推动长安画派在传承基础之上的创新趟出一条路子来。
     王潇:谢谢孟厅长。孟厅长是分管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领导,包括陕西国画院,由于他长期以来和艺术家交朋友,交心、交流,他讲的内容都很专业,很有深度和高度,高阳厅长今天通过“三部曲”展览,从思想和工作方面给我们做了全面的指导,更是为我们未来的工作指明了方向。
     孟祥国:刚才几位老师讲到的情况,高阳厅长讲话已经表态了。高厅长在讲话里中就讲到要推动长安画派的传承、发展,在一些方面给予支持。刚才成文正教授提到建一个长安画派展览馆、陈列馆,或者美术馆的建议非常好,这个我记下来了,我们会把这个建议带回去。
     王潇:感谢厅里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今天几位老先生崔振宽先生、张振学先生、郭全忠先生,包括孟厅长一直坚持到座谈会最后,令我们感动,大家对陕西省美术博物馆的支持,我们再次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