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活动

《回长安》画里画外(之二)

 

陈光健谈《祖孙四代》


     这张画是62年文西画的,当时是小农经济的农村的背景。文西构思的时候,他从杭州到陕北来工作,到西安已经第五个年头了,他基本上画的是陕北农村一家一户。因为当时他给美院学生讲课,带学生下乡,强调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所以对陕北的农村很熟悉。他脑子里就接触了很多农村一家一户的这种生活环境和情怀。
     所以他综合很多方面的因素,构思了一个四代人的创作,以家庭四代人为情节。他在构图上画了很多变体画,有很多小构图,后来才慢慢演变成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幅。作品把土地视平线压的很低,这样就显示着人物的高大,像纪念碑式的。他对陕北劳动人民一直是非常热爱,对劳动人民的品德是一种仰视,认为他们是黄土地的主人,所以画面是这样一种仰视的、歌颂劳动人民的劳动气质。
     这张画一出来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肯定,觉得它带有一点时代的意义,是新中国农村变革的一种纪念碑式的一张人物画。这些人物不是真实的一家人的形象,而是从各种类型中年人、老年人、青年人,还有少年小孩儿四代人中找的形象,是综合了无数个人物的特点选择的。画面环境也很简练,那个时候一家一户就是挑着担子带着这种瓦罐在地头吃饭。这是集中塑造的人物群体肖像,表现了中国画人物肖像劳动人民的气质,非常的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所以很多人一说到他一辈子画的画里面,这张画是最有代表性的。
他在技巧上也是在生宣、熟宣上做了若干次的试笔,有了把握才画了最后这张完成作品。这张画的审美倾向,他自己给我谈创作体会的时候,说他60年代看了汉代霍去病墓,对雕塑的那种整体大气、厚重很有感觉,他说是受到一种审美的启迪,所以这张画的审美趋势是非常整体、非常概括、简练的,不追求细节。
     这就是他当时画这张画的过程,有这么些情况。

陈光健、刘丹与《祖孙四代》

 

刘文西 《祖孙四代》 国画 119×96.6cm 1962年

 

陈光健谈《延安新春》


      这张我讲不了太多,因为我不在跟前,这张画是秦文美时期画的。当时文化局组织了一些创作班子,就是社会上比较权威的一些人物画家,油画、国画、版画都集中搞创作。当时叫刘文西上来参加创作组画,后来有毛主席像的主要国画作品就叫他主笔。
      这张画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刘老师主笔的,但是题名、社会上发表是“延松”,叫《延安新春》,作者延松,就是集体创作的意思。还有就是“秦文美”,秦就是陕西,文是文化局,美是指美术创作组,所以叫“秦文美”。这张画我印象人民日报还是陕西日报,署名延松,就是延安的松树,都是用的笔名。意思是不突出个人,而是集体的创作,是这样的创作背景。创作时间是他在文化局的时候,创作的环境我不在跟前,所以我说不出更多的东西。这张画用了大量的勾填法,那张《祖孙四代》是62年,这个是72年,差10年,但也有点之前那种用笔的线条比较直的味道在。颜色是填上去的,勾填法把线条留出来,这是我现在来看能够知道的,但是他画的过程我确实不知道。

刘文西 高民生《延安新春》国画 228x171cm 1972年

 

陈光健谈《自习》


      这张画有三幅,这幅是1965年画的。64年还有一张,构图基本上是一样的,那个台子,摆手摇铃的地方,有一排煤油灯,那是第一张。
      我还有一张速写没有多大,是我62年或者63年到延安体验生活,看见当地的小学基本上是这样,我就画了张速写,就在这个炕上两排凳子,娃娃们坐在上面学习,下面一排鞋。当时我进来以后,就站在这个角度画这个现场,一个土窑,上面这些娃娃在学习。当然这些动态是我后来加工了,我记得那一年实习回来以后,把那些写生给刘蒙天院长看(当时是我的领导),他一张张翻,翻到这张速写的时候,刘院长给我提示了一下,说这张速写很有意思,可以发展成为创作。
      后来我真的把它画成创作了。画成创作以后,我加工的地方不太多,总体是这样,加了一个老师的桌子,批改的作业和一些书,背景上的一些小树苗、山,还有前面这一组是加的,速写上没有。这一排鞋子画出来后,当时美协蔡亮就给我说,你不要画那么整齐,你画一个鞋翘起来,说明这个孩子上去慌慌张张,鞋子没摆平他就上炕了,所以这排鞋子有了现在的特点,画了一个变化的,一排各式各样的花鞋,有男孩子穿的,有女孩子穿的。还有这些书包,也是找了各种农村的不同的书包,做了一些写生当作素材。

陈光健与她的作品《自习》

陈光健《自习》国画 76x145cm 1965年

 

陈光健谈《玫瑰色回忆》


      这张画创作时间是1989年,“八五思潮”以后出现很怪很新的那种画法,大家很反对。但是对我们这种老一代人规规矩矩的画法,又觉得有点老一套,有点旧。他这张画出现以后,为什么投票得的票最高,是金奖。就是说评委里面,认为他既不像“八五思潮”那种不讲内容、只讲怪、只讲一些不健康的东西,那些人是反感的。也不像我们前面那些老师们,那么规规矩矩的,只讲思想或者是只讲各种技巧。他这张画有思想,而且技巧上有创造,有创新,综合这两方面,所以评委都同意他的这张画,大家都投票就是最多票。这是刘老师给我说的。

陈光健、邢庆仁与《玫瑰色回忆》

邢庆仁 《玫瑰色回忆》 国画 180x166cm 1989年

 

 

杨光利谈《喂》


      1981年我从西安美院毕业,分配到榆林地区文联从事美术工作。1984年为第六届全国美展准备作品。此时艺术从生活中来,画自己熟悉的生活,成为创作主旋律。王有政老师的“悄悄话”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他画的是自己的女儿,我也可以画我的亲人。外婆小时候喂我吃饭的情景浮现眼前。
      打我记事起,外婆就与我们生活在一起,每天惦着小脚忙里忙外。家里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出生就由农村的奶妈抚养,只有我是由母亲自己抚养。父母工作忙,大多时候外婆管我。院子里的磨道、碾道是我和外婆玩乐的场所,也是外婆追着给我喂饭的地方。每次看到她拧着小脚,追着我上气不接下气生气的样子,我都觉得很好玩。有时候她干脆坐在碾盘上喊我过去吃。
      春天里,院子里的花开了。母鸡领着小鸡觅食,外婆给我喂饭,它们也会过来凑热闹。1980年85岁的外婆去世了,我专程从学校赶回家为她送行。在外婆去世三周年之际,我特意创作了“喂”表达怀念之情。
      从起稿开始,整天呆在画室,夜不能寐。直至截止期,九易其稿。“喂”获得了全国第六届美展铜质奖。可以告慰在天之灵的外婆。

杨光利与他的作品《喂》

杨光利《喂》国画 127x105cm 1984年

 

 

刘三健谈《假日》


      这是我父亲的作品。他在早期的作品《强渡大渡河》时,他喜欢用细腻的刀法,用很细的线,刻动感比较强的那种感觉。后来到了晚年以后,他的刀法就开始变了,也是差不多黑白为主,套色的比较少。就是用不同刀法刻的这张版画,他后来也用平刀、三角刀、圆刀,这个就是一个混合刀法刻的。刻的题材也从一些重大题材,变成了属于生活场景的东西,他的思想慢慢也在转变,从重大历史题材变成休闲的、普通人的生活,到一个地方进行休闲度假的感觉。他的作品也放松了,他刻了很多类似这种反映现代人生活的作品。当时他画了一组速写,是用钢笔画的,那个钢笔是美工笔,头是扁平的,后来他就根据这些速写来刻了这幅版画作品。他刻这张版画的时候比我现在年龄还小。

刘三健与《假日》

刘蒙天《假日》版画 48.7x38cm 1982年

 

刘三健谈《第二性·女人》
      刻这幅版画的时候我在版画系读研究生,那时是七届美展,大家都交作品,我就做了一套大概十几张吧。当时好像是需要一个插图式组画,插图连环画放在一块儿,这是参加插图部分。插图部分是用了一个“第二性女人”,西蒙波娃的作品。因为我大学时候学的工艺美术,然后就加了一些设计元素在里面,做的稍微装饰一些,跟当时版画系的风格不太一样。所以也算比较有型又有装饰味道,我自己也得心应手,刻的比较快,这样就成了。
      这幅版画是我89年创作的,到现在很多年过去了,参加这次展览对我是蛮感动的一件事。陕西省是一个绘画大省,在当年可以说基本上占了参加全国美展的半壁江山,出的名人很多,艺术家也很多,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大家渐渐的有些淡忘。现在能有这么一个《回长安》展览,让大家再次看到当年的辉煌,很用心。而且陕西的文化包容性很强,不仅是陕西本土画家,还有很多是外来的,包括那时候支援大西北过来的艺术家,在这儿留下来生根扎根,创作了以陕西为题材的一大批优秀作品。比如像石鲁、刘文西、蔡亮等等,包括我父亲刘蒙天都是外来的,他们在这儿适应这块儿土壤,在这里进行创作,教书育人,真的不容易。

刘三健与他的作品《第二性·女人(组画)之一》

 

刘三健《第二性·女人(组画)之一》插画 28.5x27cm 1989年

陈光健参观“回长安”展览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回长安”展出作品艺术家名单(排名不分先后)

开派拓新:石鲁  赵望云  何海霞  方济众  康师尧  李梓盛  黄胄  刘文西  高民生  陈忠志  张义潜  罗铭  蔡鹤汀  蔡鹤洲  郑乃珖  徐庶之  陈光健  蔡亮  余钟志  张自薿  武德祖  谌北新  武永年  靳之林  周正  修军  刘蒙天  刘旷  李习勤  张建文  邸杰  马改户  梁文亮

传承创变:杨力舟  王迎春  郭全忠  王有政  张振学  崔振宽  赵振川  罗平安  李世南  谢振瓯  江文湛  王金岭  王炎林  王西京  邹宗绪  赵益超  张明堂  苗重安  安正中  韩国臻  邢继有  尚德周  阎文喜  张雪茵  杨健健  陈延  邢永川

多元融汇:邢庆仁  余乡  杨光利  郭线庐  陈绍华  刘三健  杨晓阳  张立柱  晁海  延佳黎  刘永杰  何军  马建飞  成文正  张小琴  陈云岗  杨锋  张琨  石村  马辉  代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