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博讲坛

美谈|“秦文美”时期的陕西省美术创作组

“美谈”(总第9期)

“秦文美”时期的陕西省美术创作组


“美谈”(第9期)封面


  写在前面的话 

        不知从哪天起,已见不到街边深绿色的邮筒和邮箱了。在有邮筒的时候,我也没朝里面投过信件,总怀疑不会有人来取。一定要亲自去邮电局,将信封用浆子粘实,交给邮局人,看着他盖了邮戳仍是迟迟不肯离去,假装看宣传栏里的报纸,余光却一直盯着邮局人和他身后堆积的信件。
         后来看到鲁迅也有这样的柔情,他说,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绿色的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47年前,影响中国美术的陕西省美术创作组“秦文美”也已悄悄地被人淡忘,甚至很多专门从事美术工作的人,都不知道有过“秦文美”这段历史。
         《延安火炬》是“秦文美”时期诞生的重要作品之一,作者是蔡亮,此画先后画有两个版本,我比1959年那个版本的年龄小点。第一次看到《延安火炬》印刷品,有一种擦亮火柴的感觉。1979年版的《延安火炬》加上了毛主席像,画面看上去热闹了许多;但前一幅画里延安军民欢庆胜利以及火把燃烧的场景,更好地和夜色融为一体。我在前后两幅画里反复寻找我生活中熟悉的人物和形象,一个一个将他们对号入座,其中就有我身边亲人的影子。
        “秦文美”时期的作品,当时印刷成年画的还有《铜墙铁壁》《枣园来了秧歌队》《延安新春》《毛主席和我们心连心》《在毛主席身边成长》等等。
         听我父亲讲,1961年蔡亮来到西安美术学院,看到他正在画毕业创作,注视了许久说:“创作这样画就对了。”那幅作品《换班》,一米七高两米多长,可惜今天只留下了一张黑白照片。
         蔡亮的毕业创作《借宿》以及来到陕西后创作的《延安火炬》《贫农的儿子》《杨家岭的早晨》《花灯迎春》等,我能如数家珍,了然于心。
         在“秦文美”创作组,张自嶷创作《铜墙铁壁》,画着画着就发现那位扛着担架的支前民兵没有完全站在地上,改来改去也没有解决问题。美术组的其他画家也凑过来想办法,出主意,现场就有人说还是等蔡老师下午从北京回来再说。到了晚上大家又聚在一起,只见蔡亮拿起画笔调上松节油蘸上群青色从人物头顶下移半寸,脚底顺延一根线搞定,整个人就稳稳地站在地上,而且推远了画面空间。张自嶷是蔡亮的夫人,他俩同校同学,又同时来到陕西。我见过一幅印刷品是张自嶷画的老饲养员像,饲养员的左臂挂一长褡裢,褡裢上有两条装饰性的红色带,色彩画得干脆、准确、生动、凝炼。
          郭全忠回忆,《枣园来了秧歌队》创作过程中,除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完成作品,蔡亮还有更好的新的想法,比如考虑过用壁画的方式,而且做了这样那样的各种尝试。王西京说,《延安新春》坐在前排的一组儿童是他主要完成的。
          创作组里每天讨论的话题都是造型、色彩、线条和人物形象。有一天,另一幅画上的毛主席像怎么画都不像,经刘文西一上手,几根线条就把毛主席画得惟妙惟肖。这时的刘文西也是刚从牛棚借调过来的,创作欲望十分强烈,实在是想画画了,高兴得晚上睡不着。用了一周时间,刘文西又画出来两幅创作大草图,在一旁的人都深有感触,刘文西画的素描稿上连后面远处一寸高的小人都画得一丝不苟。
          刘文西的个人面貌和艺术风格在这个时期已经形成,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在生活里发现美,在生活里寻找创作灵感,也在生活里找到自己。《同欢共乐》《延安新春》《幸福渠》《知心话》《支书和老贫农》处处洋溢着幸福、欢乐和喜悦。
          《毛主席和我们心连心》是周正主笔完成的,我第一次看到印刷品,是在有一年的春节前夕,过年的味道很浓,毛主席和陕北老乡围坐在窑洞里的炭火旁,拉着家常,场面亲切祥和。温暖的不只是色彩的调子,而且是人的内心。
          色彩不全是颜料堆积的,它也有冷暖,有和我们观察事物时那种美好、美妙,那种不可思议。我们大多只是人为地划了一道线,把传统划归对面,然后不停地重复,沿袭。不停地陷入程式化、教条化,陷入谈笔、谈墨,理直气壮地把自己变成传统的伪装者。
给技术注入艺术是为了吸引人的创造力。“秦文美”时期的陕西省美术创作组,是一个群体智慧的典范。今天再也聚不起这样的强大团队,以后也不会再有,更创作不出如此平凡又崇高的、普通的、人民的美术作品。敦煌的莫高窟,山西永乐宫的壁画,都是人类集体智慧的共同创造。
          高民生也是那时候非常活跃的画家,满西安城都知道,他一有什么创作想法逢人便说,他在创作组里参与了多幅作品的共同创作。
           “秦文美”时期的作品主要是参加展览,印刷品也为数不多。王春华创作的《毛主席去安源》是一个例外,几乎家喻户晓。西安美术学院出有一份刊物是《延安画刊》,成为西北地区介绍美术的珍贵刊物,画刊里面每期都有介绍“秦文美”的作品。我印象里陕西还出过一本《工农兵人物形象选》的小册子,其中好多人物形象,都来自“秦文美”的创作。
         陕西美术历史上的高峰有过两次,一次是以石鲁、赵望云、何海霞、方济众、康师尧为主的长安画派。一次是1967一一1974年这段时期的"秦文美"创作组。这两次让陕西美术站在全国的高峰。"长安画派"是长安画派的创造者主动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创作道路,而"秦文美"创作组是在特定时期选择了适合秦文美时期自己的创作方式,新时代的陕西美术也会有适合自己的创作思想,陕西美术还会有新的高峰。

邢庆仁

《延安火炬》 蔡亮 1972年


《铜墙铁壁》 张自嶷 1970年


《幸福渠》 刘文西,亢珑,马继忠,杨国杰 1974年


《毛主席和我们心连心》 周正(主笔),高民生,黄乃源,阎文喜 1971年


《枣园来了秧歌队》 蔡亮,张自嶷,高民生 1974年


《花灯迎春》 蔡亮,张自嶷 1979年


《千锤百炼》 邢继有 1972年


《重返南泥湾》 武永年 1974年


《毛主席和劳动英雄》 郭全忠 1974年


《我们是大地主人》 王有政 1977年


“美谈”是陕西省美术博物馆创办的学术性、公益性系列讲座活动。内容包含所有与“美”相关的艺术门类,美术馆将邀请各领域有独特见解的专家学者,在保持学术性的基础上突出趣味性、知识性,向人民大众传播艺术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