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博讲坛

美谈|忆当年 国画研修班珍贵时光 ——《美谈》第三期在我馆举办

     11月16日上午,《美谈》第三期“在长安——对话:1982陕西中国画研修班”在我馆举办。本次活动特别邀请到“1982中国画研修班”学员崔振宽、张振学、郭全忠、赵振川、张之光、程征、惠升碧参加。来自画院等美术机构的画家、艺术从业者、艺术院校师生及广大观众300余人来到现场,与老艺术家一同回首三十多年前那场艺术盛宴。

“1982年中国画研修班”由时任陕西国画院院长方济众先生联合陕西省美协共同主办,曾先后邀请全国有影响力的34位艺术家、书法家、理论家,如吴冠中、黄胄、张仃、陆俨少、何海霞、蔡若虹等为学员讲课示范。这次中国画研修班提出的新观念、新方法,使当时陕西画坛的创作理念发生了巨大转变,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陕西美术的蓬勃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影响深远。

《美谈》现场

现场观众聚精会神听讲

     活动一开始,邀请《讲座——1982陕西国画院中国画研修班导师讲课录》编著蔡亚红女士谈了编辑、出版《讲座》的初衷。目前陕西许多老一辈画家都是当年研修班的学员。由于当年的条件所限没有留下视频资料很遗憾,我们有责任把这些整理出来,既是对过往的怀念,也有对当下和未来的启示。

《1982陕西国画院中国画研修班导师讲课录》编著蔡亚红女士谈了编辑、出版《讲座》的初衷

     几位老先生从自己当年的亲身经历谈起,回忆了跟随这些老一代艺术家学习的经过,对老先生的言传身教依然记忆犹新,感慨万千。


崔振宽:当时处在改革开放初期,大家有心劲,对美术、对绘画的热情是非常高的。但是我们这些人都没有传统的基础,大部分都是美院毕业的,学的一些东西也都是素描,苏联那一套东西,真正对传统东西的确是谈不上。作为国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方济众老师就创办研修班,主要是为了提高我们对传统的认识,理解和基础的绘画技巧。
崔振宽先生在回忆里谈到了对他影响深刻的老艺术家张仃、吴冠中等人,尤其是吴冠中先生提出一些新的概念,比如关于形式美的问题、人体美的问题、形式和内容的问题,这些观念都对当时的学员产生了很大影响。

张振学:研修班举办的时候,我还在宝鸡,当时40出头,正是年轻力壮,那时如饥似渴,每一堂课恨不得长四个耳朵,认真的听他们怎么说,认真看他们怎么画。
他还回忆了和吴冠中先生一起去乾陵的经过,途中遇到大雨车开不动,吴老就和大家一样把鞋脱了推车。那个年代条件不好,吴冠中先生这边是油画工具,那边是国画工具,出去写生,眼睛经常被紫外线照的看不清楚,脸上晒得发黑发红。他常常身上背着两个馍,咸菜和水,那个年代的生活就是这样的。

赵振川:我严格讲不是研修班的,我在美协搞后勤,老先生来了以后都是我接待。陪吴冠中先生上华山时走了两天,那时他60出头,我不到40岁,第一天先上北峰,第二天上西峰、又从西峰转到东峰,再到了南峰。到了南峰以后吴冠中先生说华山就是一条线,吴冠中先生将华山的美,用更抽象,更集中,更概括的方式表达为一条大长线。
刚才几位老先生说了技术性的东西,我觉得技术性的东西很重要,但是更要紧的是艺术思想和艺术观念。

张之光:画画用我说的话就是玩,玩艺,艺者玩也,跟柴米油盐没关系。我觉得画画就是拿定主意找自己的喜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路,你就做,做的开心就好。
我画画只有一点,就是批评自己。列宁说找出问题就是解决问题的一半,找出问题并把它改过来,你就一步步前进了,你就提高了。如果你对自己的画很满意,你就进步不了,你就停留到这个水平上了。

郭全忠:如果说我们现在有点成就的话,与那次研修班有着非常大的关系,包括风格、理念、艺术效果的变化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觉得崔子范先生对我影响很大。他擅讲,他不仅仅讲画,更多讲画品、讲人品。他在谈事情的时候,总是把事情简单化、简练化。再大的大事在他眼里就是一二三这么简单。
他的画也是这样,一二三、黑白灰,高屋建瓴。什么叫写意?至今我们还得好好思考这个问题,这不仅仅是用笔的问题,有了意才简练了,省略了一切可以省略的东西,就要那最生动的一点艺术。这个例子对我们的一生都是有影响的。

程征:1982年陕西中国画研修班,我想讲讲它的历史背景。当时陕西国画院成立,方济众作为首任院长。他面对着什么问题?面对着陕西中国画发展过程中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的问题。因此他产生了这个构想,就是要办一个班。以他在全国美术界的崇高声望,一封信一封信把他的老朋友们请来,无代价的为陕西画家们讲课。省内、美协的老画家全都来,当时是不拘一格,包括在西安市,还有各个地市有一定潜力的画家,大概70、80人,全部免费。
这个班当时的作用就是针对我们这些从西安美院出来的新成员,美院以素描艺术为基础,但长安画派倡导的是以书法为中国画的基础,这两者文化参照不一样的。因此方老办这个班,就是要扭转这个局面。当时周韶华就说,这个班是功德无量。“长安画派”之后,像老崔,郭全忠,甚至对后来的艺术家都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

惠升碧:我在研修班学习很认真,光笔记记了5、6本,现在有空的时候就看一看。方老当时办研修班从现在讲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面对当时的形势,他考虑的问题是长安画派怎么走?他首先从培养人开始。研修班上课是一边说一边画,气氛很活跃,方老天天讲,讲的非常细。讲课的内容涉及广泛,有西方美术史、古典诗词等等。
研修班产生的影响,方老认为起码在十几、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以后才能逐渐看到效果,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研修班成就了一批艺术家,这都是方老的贡献!


     本次活动从9点半持续到12点多,老先生们个个谈兴甚浓,现场还就艺术与生活、创作与创新等很多问题进行思想碰撞。讲的人心潮澎湃,听的人意犹未尽。
最后我馆邢庆仁馆长总结说:今天在座的各位老师都是我尊敬的长辈,也是我的父辈画家。“1982年陕西中国画研修班”至今已过了37年了,在座的各位老师都是当年的学员,当事人。37年前方济众老院长精心安排组织的研修班,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这段珍贵的历史经过陕西国画院《画谈》编辑们和参与编辑的同仁们不懈努力,克服各种困难,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汗水,终于整理完成了上、下卷《讲座》这套书,大约上百万的字,这套书也许不是畅销书,但会是常销书。在此感谢三秦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同志对这套书的支持和关注。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邢庆仁总结讲话


现场观众合影留念